万籁俱寂。

2019!!元旦快乐————

哈哈哈哈哈杰大配费承宇是不是太真实了一点
有人说要是小费渡还是天翔配那就是离婚现场了hhh你爸爸永远是你爸爸,我快在床上笑抽过去了

看到微博首页一条转发突然就很有感慨……我会特别喜欢cp里的某一方有的情况下完全是被逼出来的,比如说当我看到那一方无缘无故在评论区里被踩的时候,尤其是在cp间拉一方踩一方,就真是很扎心了

我看到的时候会想:他没做错什么吧,怎么就被骂了?这思想一出来就会去求证那一方并没有做错事,然后便会不由自主地去探究那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、到底做了什么、是否合情合理,从而关注点自然而然就偏了……在觉得没问题以后偏得久了,慢慢地就会变成尤其喜欢了

每到这种时候就实在特别惨,因为你一边觉得他是没错的,一边在那对cp的世界里基本没什么人特喜欢他,于是就心里苦,满世界找不到一个知己,痛彻心扉也不过如此了(跪)

不去,听我说

“我扮作李十四的时候,只有一言绝非虚假。”

他听见凤霄的声音就在自己耳畔,既近又真切,几乎是捎了温度的低语,

“崔先生,我是真心喜欢你。”

「无双」一声梧叶一声秋

*一块糖

*大约是两个人心意相投又尚未言明的时候


崔不去昏昏沉沉地,听见有人喊自己起来喝药,就被对方扶着起身,饮下一碗苦意浓重的烫,蹙着眉又躺下。

正是寒冬腊月的天气,北边不时便会刮起一场鹅毛大雪,他纵使神智带着朦胧,也能感觉到身外的寒和体内的热相互冲撞,一阵阵难捱的不适争先恐后地涌上来。

这种时候高烧了,着实并不好过。不过这种缠绵病榻的日子在崔不去眼里早是习以为常。他被大夫通知情况危险,却仍是波澜不起,平平淡淡地未显情绪。


不过当事人平平淡淡,也总会有人牵挂于心。

解剑府与左月局一同出案,两个人一同往北边去,却是到不同县城查案。分开时凤霄看着大风大...

今晚的凤霄A穿天际,我可以躺平睡个好觉了
“他凤霄自打记事以来,上不跪天,下不跪地。从来只有别人求他,而无他求别人。爱来便来,爱走便走,所谓人间富贵,武道至境,天意红尘,老子通通不稀罕!”
当真是神仙人物,冰雪玉树,又一次突破了我先前对他的理解。
为凤崔和梦溪石太太爆灯,《无双》是我现在每晚的快落。
以及……《烈火浇愁》今天更新了吗.jpg

死亡万花筒看了一个下午,我隐隐预感今天要一夜无眠
之前还没看过无限恐怖流小说,算打开新世界的大门了,恐怖的真是有质有量。看之前亲友和我说:“这种小说真的很考笔力了。”我说:“对,不知道要怎么写才能全程左右读者情绪,把控住阅读体验。”
结果西子太太笔力实在惊人,死亡万花筒里其实有个我个人比较介意的小雷区,可是看的时候一点没察觉,还是截图和人唠嗑的时候才发现的
然而已经停不下来了,明明知道自己想好好睡觉,可依然痛并快乐着(你)

这里是一份置顶以及作品目录

「你来人间一趟,你要看看太阳。」


*

幸会,这里是夜邀花飞来,圈名未取但很希望大家能叫我昵称,于是随意叫叫都是可以的(喂

长顾是心头好,愿望是可以聚众一块夸小甜心w其余坑更新频率不固定,有不定期杂产粮可能,谨慎关注


*

作品目录:


【长顾】

「长顾」万花飞

—江南之战结束到登基之时,关于花好月圆的故事

「长顾」将何慰幽独

—甜心醉酒进行时,以及试问将军何以慰幽独?

「长顾」我的枕边人今天有点酸

—子熹甜心双向吃醋

「长顾」玉笛回

—讲讲顾帅吹笛子有关的一些小秘密

「长顾」不信东风唤不回

—山河破碎虎狼盘踞之时,子规夜半犹啼血,不信东风唤不...

置顶写什么,我也不知道写什么,就把作品整理一下吧(你?

「长庚中心」不惹尘埃

*长庚个人向,关于雁王殿下识自重的故事

*有长顾要素出没,但含量较少就不打tag了


长庚不曾想过自己还会来到这座山头。

他曾在这里见过燎原的火与泼溅的血,同恶毒的诅咒与尖刻的谩骂一起成为他人生的起点。长庚静下心去阖眼回望的时候,循着回忆的丝线不断地走,就会来到这个泯灭不去的源头。

这是他一生伊始之地,却也是他从幼时起便无论怎样也不肯回望一眼的魍魉。若不是走到了如今同爱人敞亮过心怀、举目便望得尽山川河海的地步,他恐怕是耗尽余生也不可能再去面对这场逝去的灾劫。


他眼前的这座山还未被秀娘一把大火烧得疮痍,一些牛羊与车马被零散地拴在一起。这座山头上空落落的,死寂幽静,长庚...

1 / 5

© 夜邀花飞来 | Powered by LOFTER